tou
当前位置:首页 > 安监要闻 > 正文
关于吉林恒联精密科技铸造有限公司“10.31”重力除尘器爆炸一般事故的调查报告
吉林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网站    发布时间:2020-01-06   作者:  

关于吉林恒联精密科技铸造有限公司“10.31”重力除尘器爆炸

一般事故的调查报告

 

2019年10月31日18时20分,吉林市应急管理局接到磐石市应急管理局报告,2019年10月31日16时23分,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高炉爆炸起火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

依据《安全生产法》和《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93号)的规定及吉林市人民政府对事故提级调查的要求,吉林市人民政府授权市应急管理局为组长单位,由市纪委监委、市公安局、市总工会和磐石市政府等有关部门为成员单位,组成了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10.31”事故调查组(以下简称事故调查组),开展事故调查工作。

    事故调查组按照“科学严谨、依法依规、实事求是、注重实效”和“四不放过”的原则,通过聘请专家勘查事故现场、分析事故原因、调查询问当事人、查阅有关文件资料等,查明了该事故发生的经过、原因、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情况,认定了事故性质和责任,提出了事故防范和整改措施。

一、事故单位情况

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220284550463907K;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法人独资);地址:磐石市明城镇胜利街;法定代表人:张志祥,总经理:杨宪礼;注册资本:壹拾壹亿叁仟万元;成立日期:2010年3月5日;营业期限:2010年3月5日至2040年3月4日;经营范围:钢管及金属制品的生产及销售;矿产品及金属材料批发、零售;汽车配件铸造、炼钢、炼铁、轧钢及钢铁制品的制造、加工、销售、废旧钢铁收购、出口企业自产的钢铁制品、钢管、金属制品及相关技术;进口企业生产和科研所需的原辅材料、机械设备、仪器仪表、零配件及相关技术;工业氧、工业氮的生产;余热发电、售电;再生物资回收与批发;道路普通货物运输;机械修理;工业用水、热力、液氧、液氮、液氩、煤气销售。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装备有450立方米高炉两座、35吨氧气顶吹转炉两座、4AGC冷轧生产线、制管机组14台。

二、事故发生的经过应急救援情况

(一)事故发生经过

2019年10月31日下午16时23分,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1号高炉员工打开铁口准备出铁时,发生整体性严重大崩料,导致重力除尘器发生爆炸。爆炸将重力除尘器穹顶Φ8m整体(重约2350kg)沿焊口向上炸开并炸飞到35米距离处,将遮断阀与除尘器焊口炸开,将通往除尘布袋管线Φ1.6m在距连接除尘器接口1米处爆炸撕裂断开。下降管因重力作用,在高炉上部焊口处折断掉落,下降管在掉落过程中将高炉侧面的部分防护彩钢板、钢铁支架和其它设施部分刮落,造成在二层平台作业的1名工人被掉落铁板砸伤,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2名工人在撤离过程中磕碰,造成轻微伤。

(二)事故应急救援情况

10月31日下午16时23分,正在1号高炉主控操作室工作的炼铁厂副厂长董岩峰,通过炉内监控器看到炉内发生塌料,大概12秒钟后听见操作室外一声巨响,室内产生剧烈震动,且主控室部分显示器黑屏,判断发生事故,立刻安排主操做紧急休风作业(停止向高炉送风作业),同时通知热风煤气除尘岗位进行切除外网煤气作业(通过室内电子远程控制)。处置完毕后,遂通知值班作业长王明辉清点值班作业工人,同时组织人员撤离到安全区。清点人员后,发现赵成在撤离过程中左脚受伤,并缺炉前岗位人员王昊成、陈立国,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查找。巡查到炉台西南角处,发现王昊成被铁板压着,陈立国从躲避处出来,随后拨打120急救电话。120救护车到达后将王昊成、陈立国和赵成送到明城镇医院进行救治,王昊成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事故发生后,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在确认能源介质切断后对管网进行充氮,防止发生次生事故。同时安排人员进行清点疏散,设立警戒封锁现场,并向相关部门进行报告。根据1号高炉上升管断口燃烧喷火实际情况,决定高炉本体采用自然冷却熄火,同时为确保现场安全,2号高炉休风停止生产。1640分,烟筒山政府专职消防队到达现场,对火点进行控制。

磐石市接到事故报告后,磐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及分管领导第一时间赶到事故现场指挥,应急、消防、公安、卫健等部门立即展开事故抢险救援工作。1820分事故得到有效控制,1930分上升管断口喷火点自然熄灭。

三、事故原因、性质及损失

(一)直接原因

2019年10月31日下午16时23分,1号高炉员工打开铁口准备出铁时,炉内渣、铁悬料发生整体性严重大崩料,521吨炉料(据事故后炉内塌料体积比重计算)整体性塌落,崩料前和崩料后料面高差4.11米,向下形成巨大的冲击力,导致炉内底部热空气瞬间形成上升的高温管道气流,造成炉顶压力瞬间爆表(最大量程400 KPa),炉顶温度瞬间爆表(最大量程400℃)。上升的高温管道气流将高炉顶部人孔盖顶飞,沿下降管进入重力除尘器。含氧气的高温气流和重力除尘器内荒煤气(因阻力产生积聚)及部分除尘灰混合达到爆炸浓度,发生爆炸。

悬料形成过程分析:2019年9月12日早6时,吉林恒联精密科技铸造有限公司炼铁厂按计划对1号高炉进行检修,23时48分检修完成,高炉复风开始生产。复产后,炉况恢复比较顺利,15日高炉完全恢复正常,当日216料批,出铁1760吨(正常生产日出铁1750-1800吨)。9月16日1号高炉炉况出现异常,至10月31日事故发生,炉况调整可归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9月16日-10月19日)9月16日炉况出现异常,高炉出现滑尺、崩料,炉况顺行变差。高炉休风堵5个风口,矿批由14吨缩至8吨,焦炭负荷由3.87逐步减至3.0,并补加净焦。17日炉况有所好转。9月18日至10月14日共27天,日出铁量维持在1300吨左右,但炉况运行不稳定,透气性指数下降为9.11(正常10-11),风量维持在1300m³/min,冷压260kPa,一直在不断调整。10月15日-10月19日,采取配加锰矿洗炉剂,堵风口增加鼓风动能等工艺措施,但是无效果。

第二阶段(10月20日-10月27日):继续恢复炉况配加锰矿、萤石和净焦进行洗炉。由于大量加净焦,导致高炉持续高硅、高碱,炉渣中AL2O3含量过高,特别是24日AL2O3平均含量达23.64%,加之长期慢风(高炉透气性差,不接受风量),高炉煤气利用率差,渣铁物理热严重不足,渣、铁流动性较差,风口时常出现涌渣,高炉出现烧坏风口现象,炉况进一步恶化。

第三阶段(10月28日-10月31日):调整炉况配加锰矿、菱镁矿和循环焦,富氧调整炉况。10月28日,44料批,12次出铁75.49吨,其中10次少渣,2次无渣;10月29日,59料批,12次出铁75.92吨,其中7次无渣,5次少渣;10月30日,75.5料批,13次出铁125.52吨,其中11次少渣,2次渣量较大;10月31日,42料批,4次出铁90.15吨,2次正常,4次一般,2次较少;硅含量5.54%;AL2O3含量24.13%;二元碱度R2为1.46;透气性指数7.47;风量在578 m³/min;冷压135kPa。此阶段高炉一直高硅、高碱度、低物理热、炉渣高AL2O3,炉况顺行极差,渣、铁缺少流动性,风口前时常涌渣,高炉炉况严重失常。

综上,在1号高炉炉况调整过程中,采取的操作方针没能达到预期调整目标,从初期时炉况顺行差,炉况不稳;到中期时产生炉墙结厚结瘤、炉缸堆积;再到后期高炉低风低压运行,炉内高硅、高碱度、低物理热、炉渣高AL2O3,炉缸严重堆积,渣、铁均没有流动性。高炉内软融带、滴落带形成缺少流动性和透气性的渣、铁悬料,从而导致发生严重整体性大崩料。

(二)间接原因

1.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生产技术管理能力不足。1号高炉炉况调整技术方针长期局限于炼铁厂部分管理和技术人员,公司生产技术管理部门没能有效发挥指导作用,及时辨识大崩料安全风险,并采取科学有效技术措施消除生产安全隐患。

2. 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对1号高炉生产安全风险辨识不足。没有认识到1号高炉长期非正常生产运行带来的危险性,对后期高炉炉况严重失常没能采取科学有效技术措施,消除高炉运行安全隐患。

(三)事故性质

经事故调查组调查认定,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10.31”事故是一般生产安全责任事故,事故类别是爆炸。

(四)事故伤亡及损失

该事故造成1人死亡,2人轻微伤。直接经济损失776.78万元。死者王昊成,男,41岁,家庭住址:吉林省磐石市烟筒山镇南庆街南庆委,身份证号:22022319780510069X。

四、责任认定和处理建议

(一)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1号高炉长期非正常生产运行,未及时采取有效技术和管理措施,形成安全、科学、合理的处置方案,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建议市应急管理局对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处以行政罚款。

(二)杨宪礼,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未及时督促、检查本单位的安全生产工作,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对事故发生负有领导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生产法》第九十二条之规定,建议市应急管理局对杨宪礼处以行政罚款。

(三)杨乃辉,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1号高炉长期非正常生产运行,未及时督促炼铁厂采取有效技术和管理措施,形成安全、科学、合理的处置方案,及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对事故的发生负有领导责任。建议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公司内部管理规定对其进行处理。

(四)党鹏乐,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制造部部长。1号高炉长期非正常生产运行,未及时督促炼铁厂采取有效技术和管理措施,形成安全、科学、合理的处置方案,及时消除高炉运行安全隐患,对事故发生负有管理责任。建议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公司内部管理规定对其进行处理。

(五)付国威,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炼铁厂厂长。1号高炉长期非正常生产运行,操作方针未达到预期目标,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技术和管理措施,消除高炉运行安全隐患,对事故发生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建议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公司内部管理规定对其进行处理。

(六)董岩峰,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炼铁厂生产副厂长。1号高炉长期非正常生产运行,未能及时采取有效技术措施,消除高炉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对事故的发生负有技术管理责任。建议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根据公司内部管理规定对其进行处理。

五、事故防范和整改措施建议

(一)加强安全生产风险防控。吉林恒联精密铸造科技有限公司要认真吸取事故教训,加强安全生产风险分析,要高度重视高炉长期非正常生产运行带来的严重后果,强化风险防控措施,及时消除高炉生产运行中的安全隐患。

(二)加强企业内部生产技术管理,提高技术管理水平。企业要加强技术人员队伍管理建设,提高技术人员生产管理能力;同时要加强内部生产技术监督管理体系建设,从人员管理和制度建设两方面提升企业生产技术管理水平。

(三)加强企业内部警示教育。企业要在内部开展事故原因分析和警示教育,提高安全生产意识,杜绝类似事故发生。

 

 

 

      事故调查组

      201912月27日